文史和学习委当前位置:首页 » 专委会扫描 » 文史和学习委

66年前安东造纸厂生产出中国第一张水印钞票纸

发布时间:2015-02-02          编辑:赵秋麟         来源:丹东市政协文史委

66年前安东造纸厂生产出中国第一张水印钞票纸

  

  1992年2月9日出版的《科技日报》刊登了贾杏年撰写的文章《纸币上的暗堡——水印》,文中指出:“水印,是公元13世纪意大利造纸专家最早制成的。”“水印应用于印钞,最早见于德国1772年发行的萨克森纸币。到19世纪后期,印钞应用水印就十分普遍了。我国在1960年制造出第一张国产水印纸,在1963年……制造出了第一种有水印的钞票纸”。2月23日《人民日报》转载了此文,此后数年间又有多家报刊转载。看来,我国在上世纪60年代初才制造出水印纸和水印钞票似乎已成定论。

  1987年我在参加《鸭绿江造纸厂(即现在的鸭绿江造纸有限责任公司)厂志》编修时,曾搜集到不少文字和口碑资料,证明鸭纸的前身、光复后和丹东二次解放后的安东造纸厂曾在1948年上半年,在钞票纸生产中解决了水印问题。如果1948年以前,中国确实没有生产出水印纸和水印钞票纸的话,那么,中国第一张水印纸和第一张水印钞票纸就是安东造纸厂生产出来的。也就是说,丹东早在1948年就生产出中国第一张水印纸和第一张水印钞票纸。于是,我写了篇《我国何时造出了水印钞票纸》的稿件,寄给《科技日报》。该报于1992年4月12日将这篇600字的短文刊发在二版《读者·作者·编者》栏目中。现在,20多年过去了,未见贾杏年先生和其他持异议者的文章发表。故此,我以为自己的观点是成立的,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在这篇稿件中,我说出了安纸早在1948年就生产出水印钞票纸这件事,对水印钞票纸的具体研制过程,受篇幅所限没有细说。为了保存好我国造纸史也是造币史上的这部分珍贵资料,今天,笔者着重对此加以阐释。

  谈到水印钞票纸的研制过程,还要从钞票纸的生产说起。

  1945年“八一五”光复后,我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先于国民党军队抵达安东,并于11月初建立了安东省和安东市民主政府。那时市面上流通着伪满“老绵羊”纸币、国民党政府颁发的“东北九省流通券”等旧币,还有苏联远东地区红军司令部在其国内印制而在安东和东北地区发行的苏联红军司令部钞票,俗称“红票”。民主政府必须用新币替换旧币,并逐步取代“红票”。新币的来源一是由山东解放区代印的货币,二是由东北银行辽东分行印刷局印制的辽东地方流通券。要印制辽东券就必须有大量的印钞用纸,辽东分行印刷局便与安东六合成造纸厂协商,签订合同由该厂供应钞票纸,既保证了辽东券的印制,又支援了通化印钞厂和山东北海银行印钞厂。1946年10月下旬,由于国民党进犯丹东,钞票纸生产被迫中止。

  1947年6月丹东二次解放后,同样面临着统一币制的问题,而且由于东北解放区的迅速扩张,东北银行印制的东北地方流通券发行量大增,这就要求钞票纸的产量必须大幅度提高。因此,除了六合成造纸厂恢复生产钞票纸外,安东造纸厂也投产钞票纸。这之后,吉林等造纸厂也大批量改产钞票纸。

  之所以选择安东造纸厂生产钞票纸是因为它有以下优势:1、安纸的主要产品卷烟纸与钞票纸原料相近,制浆工艺与设备也相似。2、抄纸机比较先进,稍加改动即可转产钞票纸。3、厂长刘天达被称作“共产党第一个造纸厂厂长”,由于他卓有成效的领导,安纸在光复后和丹东二次解放后都是省内最先开工投产的企业。安纸还有包括日本人在内的二三百名技术工人和工程技术人员。辽东省财委会主任吕东和安东省实业厅厅长李大璋对安纸十分看重,便把钞票纸生产任务交给了它。

  安纸在随民主政府转移时,将主要生产设备拆卸并转运走,迁回安东后,这些设备派上了用场,抄宽94英寸的1号长网纸机仅用两个月时间,即于1947年8月20日修复,很快转入钞票纸生产。每天12小时计划产量1.5吨。

  然而,毕竟不是钞票纸的专门生产设备,抄造过程中问题不断出现。刘天达经常召开会议,从生产原料、设备工艺、操作技术等各个方面研究对策。他还几次与日本技师小林探讨李大璋厅长提出的钞票纸均匀度不好、泡水起毛等问题,研究了日元、英镑、美元的特点与区别,并把安东的钞票纸与之比照,找出差距。

  卷烟纸每平方米的重量是30.5克,钞票纸则是80克,两者相差一倍多。1号机难以达到。工人们两次将筛子眼放大,这才生产出符合定量要求的产品。由于没有压光机,纸张一面有光,一面无光。工厂采纳了工人意见,在纸机半干燥部增设了两个压光铁辊,也使纸张另一面有了光泽。

  总而言之,由于种种原因,当时东北各纸厂生产的钞票纸还是比较粗糙的,而致命的弱点是没有防伪的水印。“红票”就是因为没有水印而被大量伪造的,如果东北流通券也被伪造,后果不堪设想。因此,东北银行和安东省政府要求各纸厂研究解决钞票纸的水印技术问题。刘天达在1947年9月25日工作日记中这样写道:召开干部会,研究了“钞票纸任务、解决水印、毛布、矾土制造”等问题。

  抄宽74英寸的2号长网抄纸机原计划用8个月时间修复,结果提前3个月,于1948年3月28日完工,随即投入试生产。在修复过程中安装上8辊压光机,彻底解决了纸张光泽问题。由于该机为长网多烘缸纸机,比1号机更适合钞票纸生产,在解决了水印问题后,从当年6月份起正式投入钞票纸生产,并且成为专门生产钞票纸的机台。

  那么,2号机是怎样生产出有水印的钞票纸来的呢?

  水印是在纸页成形过程中产生的有明暗纹理的图案,不是后天印刷上去的,不易仿造,因而有防伪功能。长网抄纸机的铜网部就是纸页成形部位,生产卷烟纸的安纸两台纸机铜网部上都有个水纹机,也称水纹辊,能把纸页压上一道道花纹,铁工部的师傅们就想在水纹辊上做文章。他们用0.5毫米直径的细铜丝搣成五角星,再拿来湿纸往五角星上一压,干燥后的纸页上就露出了五角形图案。之所以搣成五角星,据说是受“红票”上印有五角星的启发。刘天达等厂领导大力支持工人们的发明创造,于是,徐福生师傅搣了近两千个五角星。原来想用铜线缝到水纹辊上,考虑到这样做不牢固,容易脱落,又决定缝上后再用焊锡一个个地焊在水纹辊上。王锡臣师傅完成了此项工作。刘天达在1948年5月29日工作日记上有记载:“水纹机、五角星一千九百六十八个,限定廿二(日)要先作模型,先在筛子上焊不好,缝又费工,于是沾汗(焊)。先缝成针,然后一块焊。”这里所说的筛子是水纹辊表面的铜网皮。

  水纹辊上有了五角星,钞票纸上就有了明暗分明的五角形水印。安东造纸厂在当年的评功会上,给予徐福生、王锡臣记特等功。该厂的厂务会议记录上对此有记载:“铁工室研究的钞票纸,代水印能记五角星(大功)。”1990年我在兰州见到了徐福生,他也证实了此事。他还因此获得过省、市劳模,想必档案上会有记载。由于钞票纸产量和质量提高,保证了东北流通券的印制、发行。到1949年末止,苏联“红票”已退出安东地区流通市场。

  我国发明了造纸术,又最先使用纸币,却未能率先生产出有水印的纸张特别是钞票纸,这不能不说是个遗憾。但是,为什么在安东造纸史上没有记载呢?我想有下面几个原因:1、1948年正值解放战争时期,国共之间拉锯战正酣,战争是第一位的,其它均为从属地位。因此,战事记载得多,生产上的事记得就少。2、印钞技术后来被苏联专家称为“是仅次于原子弹的绝密技术,不能外传。”印钞纸张的生产技术当然也就具有“不能外传”的保密性。3、生产时间不长,只有两年多时间。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后,安纸的两台纸机于10月至11月拆迁,并辗转疏散到牡丹江造纸厂,且不再生产钞票纸。

  安纸生产的钞票纸除了印制东北银行发行的东北地方流通券外,还印没印制过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人民币?答案应当是肯定的。据《安东旧影》记载,东北银行决定,辽东分行合并到佳木斯东北银行,1948年6月25日,正式迁往佳木斯市。另据《人物周刊》载,第一套人民币“由佳木斯东北银行印钞厂代印的……印好后由大连经烟台运达石家庄加工为成品。1948年12月1日上午9时,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发行第一套人民币”。安纸及六合成、吉林等纸厂都是为东北银行生产钞票纸的,东北银行在印制第一套人民币时肯定会用这些钞票纸,因此可以这么认定,第一套人民币中肯定有带水印的钞票。另有资料显示,印制过第一套人民币的,除了佳木斯东北银行外,还有晋察冀边区银行、北京印钞厂等多家印钞厂,因此,不能说所有第一套人民币上都有水印。

  东北地方流通券和第一套人民币退出流通已有半个多世纪了,存世量不多。我们希望收藏者们能够仔细看看自己的藏品上面有无五角形水印。如果有,不仅会价值连城,还会在中国造纸史和造币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更加证明我国早在1948年就有了水印钞票纸这一历史事实。从目前掌握的资料看,印制这两种钞票使用的都是国产纸张,而不像第二套人民币那样,使用的是苏联进口的水印钞票纸。

  水印钞票纸的研制成功和一连两年的大批量生产,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妄图以假钞扰乱解放区金融业的阴谋,稳定了解放区经济秩序,保障了工商业发展,支援了解放战争。这是鸭绿江造纸有限责任公司特别是其前身安东造纸厂的光荣,是厂长刘天达和全厂职工的光荣。

  (注:刘天达即丹东籍我国当代著名作家雷加,曾任安东市第一届参议会副参议长。2015年2月1日是雷老百年诞辰,谨以本文纪念之。)

版权所有:丹东政协 技术支持:辽宁立科信息工程有限公司
统计违法举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