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之旅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 文化之旅

逸志不群话根雕

发布时间:2015-02-02          编辑:张宝彦         来源:丹东政协文史委

逸志不群话根雕

――访宽甸根雕传人之一孙巨峰

  

  几年前,我到宽甸青山沟,见过宽甸的根雕。但宽甸根雕技艺入列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宽甸山多林密,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树根易得,为之者众,其技艺入列市级非遺名录,想来当是情理之中的事儿了。

  所谓根雕,就是利用树木根系形状特征,施以人工雕刻而成的摆件。根雕虽与玉雕、石雕等构词方式相同,但工艺差异极大。根雕重在相形,雕刻次之,故有“七分天成,三分人工”之说。“七分天成”,指的是树木根系自然构成的形状,这是根雕艺人们相根的依据,也是根雕的重要基础,古今从艺者概莫能外,宽甸根雕也是如此。

  宽甸森林资源丰富,根雕历史达150余年之久,技艺传承必有渊源。

  现今宽甸从事根雕制作的以陈王两姓为最,传承脉络各有所属。陈姓者以陈氏第三代传人陈希库为代表,上承祖父、父亲(均故)嫡传,下续家学于四、五两代之子孙。王姓者以一代传人王国林(已故)为始祖,将其掌握的庙宇彩绘和木雕技艺融于根雕制作之中,传至其子王永和(已故)。第三代传人孙巨峰(王永和之子,因过继改姓),深得其父木雕技艺真传,加之儿时酷爱美术,后入大学美术专业深造,长期从事中小学美术教学工作,兼事根雕制作不辍。这等履历圈内甚少,想必作品定然不群。作为采访对象,孙老师当居首选。

  初秋的一天,在宽甸政协同仁的陪同下,我们一行来到宽甸,在孙老师的根雕制作点见到了他。孙老师,男,50开外,宽甸县红石镇长江村下蒿子沟五组人。因此前我曾用电话与他联系过,也了解一些根雕制作的简单情况,所以这次虽是初次谋面,但并不显得陌生。寒暄过后,孙老师引导我们参观他的根艺馆(展馆)和根雕制作加工点。

  展馆和加工点位于石湖沟乡老道排村路口交汇处,展馆顺村路侧面山脚而建,路两侧摆放着大小不一尚未加工的树根,约有百八十件。大的小的高的矮的宽的窄的重的轻的,林林种种,形状各异,神韵万千。若不是亲临现场,亲眼所见,是无法感受这些于地下几十年,甚至成百上千年的树木根系的灵性,或许只有此时才能找到天工造化的注解。

  展馆里陈设着已经完成的作品。细细观之静静思之,其形也巧,其名也雅,天工与巧琢,自然与人文,由此契合所呈现出的此等境界,岂是一个“妙”字就能表达的?因本人学养所限,先留下空间,待闲暇再作想象不迟,我们先就正题与孙老师聊了起来。

  话题先从宽甸根雕的特点说起。孙老师告诉我们,宽甸从事根雕制作的人不是太多,主要分布在青山沟旅游区和县城内两大区域。因区域不同,根雕作品也有所差别。

  青山沟旅游风景区的根雕制作者多以逐利为主,根雕产品大多适合低档次消费的大众口味,根雕作品缺乏独特风格。

  县城内玩根雕的相对不少,但大致可分作两类。一是不以制作根雕赚钱谋生为目的,纯业余爱好使然,这类作品也无明显特点和风格;二是为艺术而艺术,师法自然,根雕制作追求“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而为艺术而艺术者少之又少。

  我接过孙老师的话题说:“您科班出身,又秉承家学,当属此类吧?”孙老师笑而不答,继续着他的介绍。他说,根雕艺术最吸引人最打动人之处,不外乎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奇特效果,这完全需要根雕者的慧眼发现,并在发现的基础上进行艺术加工,即“剥离”,而不是一味地表现雕技。“七分天成,三分人工”就是这个道理。在原本自然的树根上,生硬地进行雕琢,破坏自然的纯朴美,这违背根雕艺术的准则。如果那样去制作根雕,何不一开始就拿块木头雕刻呢?

  孙老师的介绍很专业也很有见地。根雕艺术属于传统美术,具有独自的天然与人工的辩证统一的美学要素。这让我想到了国画理论中的“欺世”“媚俗”说。

  写意国画的构图过于离谱则为“欺世”,而太像又叫“媚俗”。像与不像如何把握至关重要。说到底,无非是神与韵而已。国画如此,根雕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或许一个天然的树根本身并不缺乏美,而是你能不能发现和怎样发现它的美,这才是应该研究和思考的。一件根雕作品若人工成分很大,雕刻部分很多,这算不算媚俗?我不得而知。 

  通过与孙老师对话,我对孙老师根雕制作理念有了明晰的认识和理解。为了进一步说明根雕制作的基本特征,孙老师带我们看了一个尚待加工的树根。这个树根看上去宽1.2米左右,高0.45米许,映山红木材质。见了这个根形,我脱口而出:“麒麟”,“若是‘麒麟’不如‘麒麟送子’好些”,孙老师说。

  我们就这块树根聊了起来。孙老师说,方才这个根子你说象“麒麟”,“麒麟”也好,“麒麟送子”也好,都是根据根形而言的。根雕作品的命名是很有讲究的,到底给这个根定啥名,那是后话。现在先就这个根的后续加工说说我本人的想法。大部分的作品制作,我都遵循一个基本原则,那就是因材施艺,以自然美为主,把我的思想和寓意,巧妙地融合于作品之中,以达到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这是我的根雕创作的前提和宗旨。说到这,孙老师从展室里拿出一件作品给我们看。他说,欣赏这件作品如不充分展开想象空间,是很难达到欣赏目的的。这或许算作我创作的另一特点吧,即抽象化。这类作品完全属于纯粹的自然美,我把自己的寓意融入作品之中,使其具有精神和灵性,以达到拙中藏巧,巧现神韵的上乘境界。

  树根者乃静物也,而使本属静物之根以精神者,孙老师也。这是我听了孙老师介绍后所想到的。

  其实,宽甸的根雕也好,其它地区的根雕也好,本属传统美术范畴,而传统美术与文化定然不可分割。文学功底、美学功底,那是搞艺术的根基。根基不牢或缺失,那种所谓艺术定然是难登大雅之堂的。

  我把这一感悟说给孙老师,得到了他的肯定,并就这个话题,孙老师概括地介绍了文学和美学在根雕制作过程中的作用。

  根雕制作过程之首要是选根。因根雕作品多为硬杂木之根,所以选根(挖根)多重于硬杂木树种。什么形状的根可以入选,这就需要制作者的慧眼了。什么是“慧眼”,“慧眼”就是知识,就是底蕴。

  至于根雕加工流程中的清洗、脱皮、打磨等环节,均为常规性的工序,大家都如此。值得一提的倒是一个作品如何命名,这是学养、修养的综合体现。试想,没有一个较深厚的文学积淀,你能命出“蟾宫折桂”“逸志不群”、“会当绝顶”的名字吗?可见在一件根雕作品中,命名何其重要。一个好名字,会带你进入一个无尽的想象空间,那是一 种艺术享受,只有此时,你才能感受到艺术的魅力之所在。

  孙老师这样说也这样做。

  孙老师拿出记录他本人艺术成就的相关资料给我们看:1997年,加入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根雕艺术委员会;1999年,作品《花仙子》被美国客商收藏;2007年,荣获丹东市十大民间艺术家称号;2009年,作品《逸志不群》、《行云流水》、《吉羊叩门》和《关东风情》被《新中国国礼艺术大师》一书收录;2010年,作品《源泉》在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举办的大展中获奖……

  一串串数字,记录了孙老师在艺术殿堂不断前行的脚步;一次次奖励,诠释了孙老师逸志不群的艺术品质和创作风格;一份份荣誉,承载了社会对孙老师勤奋与成功的评价和肯定。

  宽甸的水土,养育了宽甸人;宽甸150多年的根雕史,成就了一代又一代根雕艺人。我们由衷地祝愿:孙老师以及与孙老师一样的后来者,艺海泛舟,一路远行,树一帜于当下,树一帜于未来!

  6

  


版权所有:丹东政协 技术支持:辽宁立科信息工程有限公司
统计违法举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