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 史海钩沉

京剧泰斗荀慧生亲传弟子

发布时间:2015-02-02          编辑:冯 煜         来源:丹东市政协文史委

京剧泰斗荀慧生亲传弟子

——记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张正芳教授

  

   “花烛夜勾起我绵绵长恨,恨难抑,思前因,恶怨成仇更填膺,苦命女,偏遇着负心人……”伴随着情真意切的表演和细腻委婉的唱腔,2014年7月30日,京剧荀派代表剧目《金玉奴》在北京长安大戏院完美落幕。

  此刻,85岁的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张正芳来到这里,她的来意不是上台表演,而是给她的“小乡亲”——饰演金玉奴的12岁丹东女孩石佳玉做指导。在上场前,石佳玉还对着恩师表演了一遍。演出结束,经久不息的掌声证明了一切……

  荀派传人

  张正芳原名宋梅珍,1929年生于上海。七七事变,日寇侵华,父亲失业后,上小学二年级的宋梅珍沦为难童,当了童工。1939年冬,年仅10岁的张正芳见到上海戏校招生简章,免收学费,还可以学戏学文化,于是就去报考。

  “你会唱戏吗?”“不会。”“你会唱歌吗?”“会唱歌。”“别紧张,哪个歌唱得好就唱哪个。”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最后,张正芳以总成绩第二名的好成绩,被上海戏剧学校教师、京剧丑角关鸿宾先生相中,考入上海戏剧学校,学习京剧刀马旦、花旦角色表演。10个月后,便开始正式对外公演,从此,张正芳走上了京剧舞台。

  谈起当年拜京剧表演艺术家荀慧生为师的往事,是1941年,张正芳登台不久,还在上海戏剧学校学戏时,荀慧生老师应上海更新舞台(现中国大戏院)邀请赴沪公演。当时,张正芳年仅12岁。在公演现场,她一下子就被“荀师”的演出迷住了。“荀师”表演的神韵,优雅的身段,传情的唱腔,清晰的念法,都紧紧地印在她的心中。那阵子,不管是走在路上,还是吃着饭,她都不由自主地模仿“荀派”,同学们都说张正芳像“着了魔似的”。

  “从那时起,我就暗下决心,长大后一定要拜荀慧生为师,学好荀派艺术。”张正芳说。

  1942年,荀老师再度来到上海,在黄金大戏院(今大众剧场)公演。每天下课后,张正芳和一起学习的小姐妹顾正秋饭都顾不上吃,在街上买点零食小吃,一头就钻进剧场看戏,什么《得意缘》、《金玉奴棒打薄情郎》、《花田八错》、《钗头凤》、《晴雯》……

  顾正秋是唱青衣的,也很崇拜荀派艺术。她问张正芳:“正芳,你喜不喜欢荀老师的艺术?”

  “当然喜欢!”“长大你要拜老师拜谁?”“当然是荀先生,你呢?”

  “我唱青衣的,要拜自然是拜梅先生(梅兰芳),可我也崇拜荀先生,也想跟他学戏!”

  那时,13岁的张正芳和顾正秋小姐俩,经常呆呆地望着戏台上荀慧生先生的表演而憧憬着……

  一次,上海戏迷何世枚宴请荀慧生,已在戏校担任主演的张正芳和顾正秋也是座上客。顾正秋悄悄对张正芳说:“你敢不敢当面向荀先生表示你想拜他为师?”

  “当然敢!”张正芳说。

  终于,张正芳找到了个机会,小脸胀得通红,说:“荀先生,我有句话想跟您说。”

  老师非常和蔼:“你要说什么?”

  “我想……我想等我长大了拜您为师,您能收我这个学生吗?”

   “怎么不能收?你在戏校好好学习,长大了去北京找我,想学什么我就教你,好不好?”荀先生听了很高兴,笑着说。

  张正芳听了,马上站起来,向荀老师深深地鞠了一躬,还响亮地用舞台腔说:“谢谢荀老师!”引得全堂宾客一阵大笑。

  1945年,张正芳毕业,未出校门即公演了1300余场,极受欢迎。当时,她与顾正秋齐名,被誉为“一时瑜亮,无可媲美”的上海戏校“姐妹花”。

  1954年,张正芳应辽东省京剧团邀请到辽东省演出。后因观众再三挽留,1955年3月,正式加入该团。1954年9月,辽东省京剧团后改名安东市京剧团,是丹东市京剧团前身。

  1961年,已是安东市京剧团主演兼业务团长的张正芳,经辽宁省委选拔,作为荀派继承人,由辽宁省文化厅厅长亲自带她赴京拜师。那天,出席拜师会的还有梅兰芳、老舍、于连全(小翠花)、张君秋、赵燕侠等著名艺术家。

  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名角”,张正芳紧张拘束,心潮澎湃。当她得知荀先生还记得自己时,激动地说:“这是我20多年梦寐以求的愿望啊,现在终于要实现了!”

  拜师后,荀慧生先生为张正芳重新加工了《红娘》、《霍小玉》等剧目。张正芳说,荀先生教给她的不仅仅是几出戏,而是使她在表演艺术上产生了一次飞跃。是荀先生让她懂得了“学会一出戏容易,演好一出戏却不容易。”

  荀慧生经常教导张正芳,要由会到好,由好到精,由精成绝。张正芳遵循着荀慧生的箴言,不论是一走、一转、一瞥、一看、一笑、一怒、一怨、一恨、一唱、一念,都能极有特点地表现出剧中人物的各种神态。

  终身事业

  在丹东京剧团的那些年,正值张正芳风姿绰约的青春时光。她塑造的“叶含嫣”、“潘巧云”、“红娘”等许多角色,为观众们熟知和喜爱。

  尽管当时演出场次很多,且场场爆满,但张正芳依然用演出后的业余时间,骑着自行车走遍大街小巷,听听普通观众和老百姓的声音。

  有一位澡堂的剃头师傅对张正芳说:“由于工作性质的时间关系,我们看不到你演的戏,除非你早晨7点以前安排一场。”听到剃头师傅这样说,张正芳赶紧骑上自行车回到团里征求大家的意见。那时的演员们也是真能放下身段,为了给澡堂师傅们演出,他们凌晨3点就起床开始化妆、准备,圆了澡堂修脚、剃头师傅们的“看戏梦”。

  1964年,为了学习原丹东丝绸厂一厂副厂长、劳模韩秀芬的事迹,塑造一个真实的纺织女工的学习和生活形象,从没做过纺织工作的张正芳来到原丹东市绢绸厂,和纺织女工一样穿上白色围裙、戴上白帽子,和她们同吃、同住、同劳动。本着“戏比天大,观众至上”的理念,张正芳和她所在的丹东市京剧团,在丹东形成了“台上有戏缘,台下有人缘”的好口碑。

  1979年,张正芳调入中国戏曲学院任教,并于1988年1月,成为中国京剧艺术教育史上第一位教授。她能演很多戏,又善于博采众长。在剧目教学中,她主张一切从人物出发,要求学生学会分析剧本、分析人物,做到程式技巧合理化,舞蹈身段节奏化,全剧表演性格化。上个世纪80年代初,她把自己的拿手剧目《百花赠剑》,首次传授给洪雪飞、沈健瑾;后来又把《叶寒嫣》传授给耿巧云、叶芳等青年花旦演员。

  上世纪40年代初,张正芳曾受教于梆子名伶周咏棠,60年代,经舞台实践再创作,她将大戏《叶含嫣》重新整理、移植成京剧。上个世纪80年代,增加了许多教学经验的张正芳,又把它演变为折子戏——《挂画》。花旦行当讲究“唱、念、做、舞”,主要围绕“做”进行创作。而随着《挂画》的诞生,张正芳为京剧花旦打造了一出新的流传剧目。

  “我很欣慰,还能看到我整理的戏能够传到现在。”张正芳说,《挂画》这出仅40分钟的京剧花旦折子戏,较全面地包括了花旦应有的基本功,因此,被公认为培养学生的基础戏。现在,《挂画》仍是中国戏曲学院附中花旦行当的必修课。

  2012年4月,张正芳获得了中国戏曲表演学会授予的京剧艺术家终身成就奖。

  该“终身成就奖”是一项含金量很高的奖项,是对京剧艺术家一生成就的充分肯定。颁奖词是这样描述她的:“张正芳是荀慧生先生的嫡传弟子、文武全才的表演艺术家,从艺73年演出8000多场;她是京剧艺术忠实的继承者和勇敢的创新者,移植、改编、创作新戏一百多出;她是京剧教育家、中国京剧艺术教育史上第一位女教授,总结出科学的京剧教学方法……”

  在张正芳获得的“京剧艺术家终身成就奖”的奖杯上写着:“您永远是我们崇拜的偶像!”那年,她已是83岁高龄。在颁奖典礼后,张正芳指导过的许多学生由衷地祝贺她。尤其是看到了专程前来的丹东朋友,张正芳激动不已,她说:“谢谢丹东人民还记得我,我离开丹东33年了,却一直没有忘记丹东。是丹东人民给了我艺术平台。饮水思源。我的艺术青春是在丹东度过的。我是在丹东入的党。丹东培养了我,是丹东的戏迷票友追捧我,才使我在丹东期间就成名成角。”

  发扬光大

  “丹东是我的第二故乡。”在北京工作多年,张正芳教授从来没有忘记丹东。

  2014年初,张正芳的得意门生、中国戏曲学院附中教师叶芳来到张正芳的家。叶芳带来的消息,让张正芳眼睛发亮——

  在叶芳所教的班级,有一名丹东学员。

  “丹东”两个字,一下子唤起了张正芳对第二故乡的思念,她决定亲自去看看这个“小乡亲”。

  “我在丹东工作和生活过很多年,听到有丹东的学生来读书,我一定要去看看她。”张正芳说。而没过几天,张正芳就跟着叶芳来到了中国戏曲学院附中的教学楼。

  在那里旁听了一节课,张正芳从这个丹东女孩身上看到了希望。

  石佳玉8岁开始学习京剧,从小就展现出极大的表演才能和京剧天赋。2013年,考入中国戏曲学院附中京表13班,师从京剧花旦演员叶芳。

  “佳玉各方面条件都不错,而且能看出来,她很用功。”张正芳高兴地说。

  随着时代的发展,各种艺术形式不断增多,人们的休闲娱乐方式开始逐渐多元化。1988年,由于诸多原因,丹东惟一的京剧艺术团体——丹东京剧团结束了她长达36年的艺术生涯。对此,张正芳依然深感遗憾。

  文革前,张正芳有5个儿子曾跟随她在丹东生活。2003年,张正芳回到丹东,看望曾经在安东京剧团一同演出过的京剧演员和当年带过的徒弟们,他们中的有些人已经转行,看到张正芳回到丹东,老朋友们不禁怀念起当年一起在舞台上的日子。

  “丹东人民对于京剧有很深的情感,我虽然年事已高,但总想着为丹东的京剧事业做点什么。”张正芳说。想到这里,看着眼前的石佳玉,张正芳教授决定亲自培养这个小花旦。

  从那以后,张正芳经常让石佳玉到她家里练习。从解读戏词、到每句台词的心理活动、一举手、一投足、一个眼神,张正芳都细致入微地示范。

  经过了几次一对一的课程,叶芳惊喜地发现石佳玉仿佛醍醐灌顶,每天都在快速进步着。感性内向的石佳玉通过微信告诉张正芳:“老师,您能给我单独指点,我实在太幸福了!”

  是金子总会发光。今年7月30日,在中国戏曲学院附中三年级的毕业公演上,初中一年级的石佳玉也获得了表演机会。她在公演大戏《金玉奴》中,饰演《金玉奴(豆汁计)》的部分。在所有参加演出的演员中,尽管她是年纪最小的,但她的表现丝毫不逊色于那些毕业班学生。经过了名师的指点,石佳玉说:“就好像突然开窍了一样!”

   “我会倾尽所有弘扬京剧艺术,希望佳玉大学毕业后能回到丹东去,给丹东的京剧事业添砖加瓦。”张正芳说,现在,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到丹东的京剧团体像当年的安东市京剧团一样,在江城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再次冒出新芽。

版权所有:丹东政协 技术支持:辽宁立科信息工程有限公司
统计违法举报电话: